500書堂網 > 都市言情小說 > 摘仙令 > 第三五三章 混沌巨魔人

第三五三章 混沌巨魔人

    知道所有人都被空門那個混蛋騙后,宜法簡直不能停下修煉。

    她一停下來,就容易胡思亂想。

    她的徒弟,她最疼愛的師侄,還有重平師兄花大力氣培養的弟子,這三人不出意外,都是宗門未來的中流砥柱啊。

    不能想不能想,重平師兄讓她不要想,讓她多帶帶柳酒兒。

    可是這個笨丫頭,是塊榆林疙瘩,哪能跟林蹊和南佳人比?

    “上次讓你查的人,查到了嗎?”

    發覺柳酒兒進幻樂塔,宜法的眼睛都不想睜。

    “查到了。”

    柳酒兒真是怕了這位師伯,“那位掘地館的銀夜館主,好像一直都在館內,未曾離開過太霄宮坊市。”

    未曾離開?

    哼哼,難不成,她和隨慶師兄在雙盟坊市看到是鬼啊?

    不對,她本來就是鬼。

    才睜開眼睛的宜法忍不住捂住了胸口。

    “師伯,您又不舒服了?”

    柳酒兒嚇了一跳,差點就要拉動連結渲百大長老那里的警鈴,讓他過來給她看看。

    上一次師伯筋脈靈力逆行,可把大家都嚇壞了。

    “我沒事!”

    宜法到底時時注意自己的身體,在發現腦子又發散亂想的時候,就下意識地用丹田控制了靈力。

    她就是心痛!

    寧知意修了鬼,要是林蹊也……

    “你師兄師姐他們的魂火都還好吧?”

    “都好都好!”

    柳酒兒連忙點頭,“現在大家的魂火都穩定了下來,沒聽說誰又不穩了。”

    那就好!

    宜法摸出一個丹瓶,往嘴巴里倒了一顆咽下,才又摸了一枚玉簡出來,“你暫時不要修煉,幫我把這個送到你梁通師叔那里。”

    梁通到底是從暗門出去的,近來又被重平師兄修理的很好,“告訴他,不上心辦好,回頭我剝了他一層皮,老賬新賬一起算。”

    “……是!”

    柳酒兒覺得這真是個古差事。

    師伯可以把梁通師叔罵得狗血淋頭,可是她敢嗎?

    帶這樣的話,師叔脾氣再好,也會打人的。

    她接過玉簡,怏怏地往梁通所在的外事堂去。

    這位師叔現在正是外事堂三大長老之一,得罪了他,她以后領宗門任務,肯定都比別人難些。

    還有平時領宗門供給,丹藥、靈石的成色,梁師叔想給她使絆子,都不知道多容易。

    唉!

    柳酒兒真想自己的師父能早點回來。

    師父要是從靈界回來了,肯定也要進幻樂塔修煉,師伯再讓她帶這種要命話,一定會幫她的。

    “師妹!”

    遠遠的,知袖的二徒弟劉成看到她垂頭喪氣的樣子,忙喊住,“你今天不是要到幻樂塔閉關半個月嗎?怎么到這了?”

    “別提了。”

    師兄雖然還在筑基后期晃蕩,可他們是親的師兄妹,柳酒兒在一直很照顧她的師兄面前,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宜法師伯讓我到這里送信……”

    她吧啦吧啦把師伯的話全都復述了一遍,“二師兄,你說我能那樣跟梁通師叔說嗎?”

    “沒事,我去幫你說。”

    劉成伸手,“把玉簡給我吧!你調整心態,好好去修煉是正經。”

    “師兄……”

    “去吧!”師妹向來喜歡多思多想,這事讓她去做,本就是宜法師伯在為難人,劉成溫聲道,“我常在外事堂混,跟梁通師叔開開玩笑,說說話沒什么的。”

    罵人的是宜法師伯,跟他們又沒關系。

    柳酒兒被師兄推著,回去的太快,宜法忍不住斜睨了她一眼,“東西送到了?”

    “我二師兄劉成與梁通師叔相熟,他說他幫我送。”

    劉成啊!

    宜法大有升意地看了柳酒兒一眼,“你知道你最欠缺的是什么嘛?”

    啊?

    柳酒兒低頭。

    “自信!”

    宜法忍不住吐了一口氣,“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沖進結丹的。”她真想打人,“也許你在同輩面前是很自信的,但是,我是老虎嗎?我是你師伯,有什么話不能說?”

    屁都不敢放,真是一點都不像一言不和就擼袖子上的知袖。

    “我不是老虎,你梁通師叔自然也不是。”

    宜法氣得咬牙,“我們說錯話了,為難你了,你連個屁都不知道放?轉身扔給別人,連個變通都不知道嗎?”

    “什么變通?”

    塔門靈光一閃,重平走了進來,朝可憐巴巴的柳酒兒擺擺手,示意她出去,“你最近的脾氣太不好了。”

    “……”宜法鼓著氣,不想理。

    “剛剛收到靈界傳來的消息,你還想不想聽?”

    啊?

    “我錯了,以后一定跟酒兒好好說話,不罵她。”

    宜法連忙認錯,然后眼巴巴地瞅著師兄,“師兄,靈界的消息說什么了?”

    “通過能傳界的問仙香,仙界傳下一句話。”

    “什么話?”

    “緣!妙不可言也。”

    這?這算什么話?

    宜法面上顏色幾變,“宋在野的留言,仙界的前輩們知道嗎?”那個混蛋的目的,可是讓所有在雙盟坊市的結丹修士,全都回不來。

    “……師妹,你應該靜靜心了。”

    重平靜靜地看著她,“這大半年,留有魂火的弟子,魂火都不再有波動,天渡境那里,應該真是林蹊他們的機緣。”

    連仙界都給了‘緣’之回話。

    “百禁山那里,最近給我頻頻施壓。”

    重平捏了捏眉心,“瑛娘大概知道林蹊出事的消息,她那里我是應付不下去了,從今天開始,你來。

    還有,七殺盟和修真聯盟正在重組,暫時除了我們無相界,各方都亂得很。”

    他望著自家師妹,“現在的無相界,已經不是以前的無相界,暗門更不能因為無相界的一時之安,就懈怠下來,師妹,你該動動了。”

    就知道沒好事。

    “你不怕我再受刺激?”

    “我相信你!”

    宜法臉上抽了一下,看著無良師兄,只有一個字,“滾!”

    ……

    天渡境,安頓下來的各方人等,都盡可能地抓緊時間修煉,只有坐困愁巢的陸靈蹊和青主兒還是找不到她們所謂纏身的心魔在何方。

11选五5开奖湖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