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書堂網 > 武俠仙俠小說 > 天道發動機 > 第0359章 好東西不少(新書修財傳求收藏)

第0359章 好東西不少(新書修財傳求收藏)

    第0359章好東西不少(新書修財傳求收藏)

    可是很快,讓齊天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威力強大到能夠阻擋住金丹強者的四象陣,竟然沒有能夠擋住只有半步金丹的陳擇賢。

    陳擇賢甚至都沒有花費多少的力氣,他只是走到了四象陣的正北面,然后從懷中取出一塊令牌,輸入一道真元,然后令牌中射出一道光,光華落在四象陣的結界光幕上,瞬間,四象陣結界就像是遇到了陽光的春雪一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融。

    陣法控制牌!

    齊天眼眸中射出一道駭人的精光來,他真沒有想到陳擇賢竟然會有四象陣的陣法控制牌。要知道制作陣法控制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首先就是要找對頻率,就像是給鎖頭配鑰匙一樣,型號配不上,陣法控制牌做的再好,再精致,都沒有任何作用。其次,就是陣法控制牌的制作難度和造價都極高,需要對陣法和煉器等方面有極深的造詣才行。

    陳擇賢他們是否掌握了制作陣法控制牌的秘訣,齊天不清楚,但是他這個時候能夠把陣法控制牌拿出來,那么就是說他們一定是洞悉了縣師府這個四象陣的一切秘密,消息是不可能從他這里泄露出去的,潘玉林等一干手下連四象陣是怎么回事都沒有搞懂,更不可能泄露了,那么最大可能泄露出去的就是前縣師,也是齊天的老相識,陳文博的弟子,出身于護國國師府的吳晗了。當然,憑借吳晗的本事,肯定是無法情動金丹強者助陣的,這里面很有可能是護國國師府在中間搞鬼。

    陳擇賢輕而易舉地關閉了四象陣,整個縣師府洞開在世人面前,這個時候,要是陳擇賢他們再多來幾個人,就可以揮師直搗黃龍了。陳擇賢哈哈大笑,大步流星就朝著縣師府里面走去,他走到縣師府門前,一腳把大門踹開。

    “齊天,你來攔我呀,你要是不來,那枚血脈梨果就是我的了。”陳擇賢猖狂地笑道。

    那名金丹強者一直擋在齊天前面,用神識鎖定著齊天,他在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只要齊天敢去阻攔陳擇賢,他就會在背后給予齊天致命一擊,讓齊天知道什么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大膽,什么人竟然敢擅闖縣師府?”潘玉林聽到府門傳來的聲音,連忙趕了過來,一眼就看到了大搖大擺闖進來的陳擇賢。“好大的膽子,看招。”

    潘玉林揮舞著自己的戰兵,就朝著陳擇賢沖了過去。結果讓潘玉林沒想到的是他還沒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陳擇賢一巴掌閃過來,就把他給扇飛了出去,他和陳擇賢之間實力相差太遠了,簡直不在同一個數量級上。

    潘玉林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陳擇賢這一巴掌實在是太重,讓他受了不輕的內傷。

    陳擇賢看著動彈不得的潘玉林,重新找回了自信,這才是劇本的正確打開方式呀。他叉著腰,得意地哈哈一笑,道:“還有誰?有誰不服,盡管給我站出來。”

    羅俠和郝玟汐聽到動靜,連忙結束休息,從各自的房間中走出來,兩人剛剛突破,氣息都還沒有徹底穩定下來,氣勢不由自主地會散逸出去,他們倆出場,一下子就驚動了陳擇賢。

    陳擇賢一副見鬼的表情,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難以置信地看著羅俠和郝玟汐。“金……金丹……”

    羅俠一眼就看出來縣師府現在非常的危險,他對郝玟汐道:“你去對付這個沒腦子的蠢貨,我去幫齊天。”

    “陳文博,我艸你八輩祖宗。”陳擇賢轉身就跑,別看他是半步金丹,距離金丹境只有半步之遙,但是就是這半步之遙,就是一道天塹,幾乎不可能有人能夠跨越過去。別的人不敢說,反正他是沒有這個本事的。

    郝玟汐冷哼一聲,朝著陳擇賢就追了過去,她心中一直憋著一股火,只是一直找不到宣泄的地方,正好陳擇賢送上了門,她怎么可能輕易放過去?

    羅俠縱身一躍,飛到了空中。“齊天,到底怎么回事?要不要我替你跟他打?”

    在羅俠和郝玟汐出現的時候,那么金丹強者就是大吃一驚,他接受邀請,過來縣師府這里要拿走血脈梨果,就是知道縣師府這里一個厲害的都沒有,就算是齊天,據說也只是擁有堪比半步金丹的戰力而已,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這里竟然藏著兩個金丹強者,不對,應該是兩個擬丹境的強者。

    擬丹境當然沒有辦法和金丹強者相比,但是也得看是跟什么金丹強者相比了。而他劉子揚恰好就屬于金丹期一層中比較弱的存在,他的天賦和潛力都相對有限,突破到金丹期的時候,年紀就很大了,突破之后,更是遲遲沒有什么進步,他找了一個高人請教過,他的潛力已經耗盡,除非是出現天大的機緣,否則,這輩子也就是這樣了。

    正是因為如此,他的心氣全都耗盡了,沒有了在修為境界上勇猛精進的念頭,開始想著如何吃喝玩樂,不枉后半輩子虛度歲月。他經常會接一些具有高額回報的任務,這次陳文博就是開出了極高的籌碼,這才把他吸引到了大趙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來。本以為會手到擒來,沒想到齊天竟然準備了這么大的一個驚喜在等著他,他現在都有點懷疑這是不是陳文博準備的一個局,名為邀請來除敵,實際上是為了殺他,謀取他的金丹傳承。

    千萬個念頭在劉子揚的腦海中閃爍,很快,劉子揚就做出了抉擇,他不想貿然和齊天繼續碰撞下去了。他朝著羅俠拱了拱手,道:“道友,這都是一場誤會,我這就走。”

    羅俠看向了齊天,他的本意是想讓劉子揚走的,他雖然突破到了擬丹境,但是還沒有培養出擬丹境強者的自信心來,一直以來,金丹強者都是他心中無法逾越的大山,不到萬不得已的
11选五5开奖湖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