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書堂網 > 武俠仙俠小說 > 天道發動機 > 第0368章 反正后悔的不是他們

第0368章 反正后悔的不是他們

    正文

    第0368章反正后悔的不是他們

    自從父親決定立同父異母的二哥為世子之后,趙茜和父親趙東浩的關系就降低到了冰點,后來,跟是遠避都城,到了長公主府上常住不回了。

    長公主乃是上上輩分的皇室成員,算起來,無論是天睿帝,還是趙東浩,都得叫長公主趙芳芳為姑姑。長公主輩分雖高,但是年紀卻不大,也就是比趙茜打個十來歲,她是先帝老來得女,而且是先帝唯一的女兒,在先帝生前受盡了寵愛,就連當今天子天睿帝也是十分的寵愛這個妹妹,故而長公主在帝都一直擁有著超然的地位,趙茜和長公主雖然差了十幾歲,但是兩人一見如故,對趙茜多有關照。

    趙茜得到父親的來信之后,猶豫再三,前去向長公主辭行,不管怎么說,事情牽涉到了自己的老爹,甚至是牽涉到了漳北王府的存亡,趙茜就算是對父親的一些作為有再多的不滿,也不能袖手旁觀。

    趙茜向長公主辭行,長公主詢問起來了緣由。趙茜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經過跟長公主說了說,只是她不是很清楚事情的經過,很多地方說的都有些含糊。

    長公主刨根問底,見趙茜說的有些含糊,好奇心越發的厲害起來。她對三大國師府的情況略有了解,知道定國國師府是三大國師府中存在感最弱的一個,也是最被欺負的一個,什么時候,定國國師府竟然這么硬氣了?不但在沒有獲得朝廷批文的情況下,擅自搬遷到了麓北縣,而且還敢拒絕趙東浩這個堂堂的漳北王踏進定國國師府的新駐地,簡直是聞所未聞的膽大包天。

    “趙茜,本宮一定要過去看看,你別勸我,也別阻我,你要是不同意帶我一起去,我就自己去。”

    趙茜苦笑,她熟知自己這個族姑的脾氣,她要是敢拒絕,回頭,長公主還真是敢自己偷偷溜出長公主府,前往麓北縣,她還真是有點不放心。

    就在趙芳芳和趙茜兩人收拾行囊,準備出發的時候,羅俠和郝玟汐兩人將齊天要求他們尋找的愿意服用擬真丹的三個修仙者一起帶到了齊天的面前。

    齊天接連閉了兩天關,消耗了大量的修煉資源,修為境界和戰力都又有增長,距離筑基八層是越來越近了。他是在麓北縣的縣師府接見的羅俠他們帶來的三個修仙者,自從大長老陳晨將索要走的擬真丹給了溫健服用之后,齊天就開始減少在定國國師府中的時間,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縣師府,這里才是真正屬于他的地盤,他在這里擁有著沒人可以挑戰的權威,不像在定國國師府那邊,能夠掣肘他的人和事實在是太多了。

    羅俠他們帶來的三名修仙者都是筑基九層,兩男一女,其中一個是一個修仙家族的家主,叫盧靜飛,男性,他是羅俠介紹來的,剩下的一男一女乃是一對夫妻,都是筑基九層,是一對很有名的散修,男的叫徐激發,女的叫王繡舞,兩人年輕的時候,曾經偶遇外出歷練的郝玟汐,結伴而行,他們之間的友誼就是在那個時候結下的,一直持續到了現在。

    齊天仔細打量了三個人,沒有從他們的身上感受到類似于王磊那樣的氣質和感覺,根據齊天的經驗判斷,除非是有特別大的奇跡發生,否則他們三個是沒有可能突破到金丹期的,甚至連想突破到半步金丹都不可能。

    齊天道:“我相信條件,羅俠和郝玟汐兩位殿主都應該跟你們說過了,說說你們的想法吧。記住,想好了再說,機會有限。”

    盧靜飛上前一步,道:“我愿意完全按照羅殿主所說,在服用擬真丹,突破到擬丹境之后,以長老的身份,為定國國師府效力八十年。”

    齊天看了羅俠一眼,羅俠尷尬地笑了笑,他在齊天的基礎上加碼,事先可沒有向齊天請示。

    齊天沒有說什么,一枚擬真丹,換取為定國國師府工作八十年,并不虧,要說羅俠借機抬價,也算不上。只能說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他就不去拆羅俠的臺了。

    齊天的目光又轉向了王繡舞和徐激發兩個人身上,他們倆直接就手拉著手,撲通一聲,跪在了齊天的面前,道:“若是您可以成全我們兩個人,讓我們都服用擬真丹,讓我們都突破到擬丹境,我們夫妻二人愿意奉您為主,矢志一生,誓死效忠大人。”

    齊天笑了笑,道:“我可沒有說讓你們效忠我,何況,你們不覺得效忠我一生,不比效忠定國國師府八十年,吃了大虧嗎?”

    徐激發道:“大人,筑基期修仙者不過區區一百多年的壽命,我們夫妻都是近百歲的人了,剩下的壽命有限。只是我們夫妻倆都愿意長相廝守,都恨這一生的時間太短,我們曾相約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這一生若是能夠有更長的時間相守在一起,我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只求大人能夠成全。”

    盧靜飛沒有想到徐激發和王繡舞夫妻倆竟然會玩這么一手,竟然不效忠定國國師府,而是直接效忠齊天本人,這里面的差別可就大了。他連忙也跪了下來,改口道:“大人,我剛才說錯了,我也愿意效忠大人,終其一生,絕不背叛。”

    羅俠和郝玟汐看著三個老朋友用這種方式來祈求齊天賜予擬真丹,再想一想定國國師府中的長老和殿主連這種送上門的機會都不要,再想想大長老陳晨是如何浪費掉一枚擬真丹的,只能幽幽地嘆了口氣。

    這世上就是這樣,一些人不珍惜的東西,往往是其他人眼中的無價之寶。

    他們又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在不付出太多代價的情況下,就被齊天賜下了擬真丹,更不用去糾結到底是該效忠齊天,還是效忠定國國師府。

    齊天盯著盧靜飛、王繡舞和徐激發三個筑基九層看了半天,
11选五5开奖湖北